欢迎访问布丁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经典文章 > 文章正文

剑客

时间: 2019-11-27 13:23:32 | 作者:梦想距离 | 来源: 布丁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83次

剑客

  剑客最近很郁闷,因为当上了驸马。“爱卿阿 念你杀敌有功,特将公主许配给你,封你为驸马,可好阿。” 国王看着面前这位英姿飒爽的剑客,目光炯炯,脸上堆满了笑容 ,他看起来对这位即将成为自己女婿的年轻人颇为满意。“?”剑客懵了,他看着身旁这位身形如熊,只会一个劲傻笑不停的公主,一时有些语塞。剑客是国王心目中的完美女婿没错,可这个老婆在剑客心目中甚至连及格线都达不到阿,目前看来,唯一的优点就是有钱。以前在酒楼就听人说国王有个傻女儿,今日一见果真不假。 剑客支支吾吾,头上直冒冷汗“额……这……”“嗯?难道你不愿意?” 国王挑了挑眉毛,立马拉下了脸色,阴沉的像藏着闪电的乌云。剑客心里一凉,得罪了国王可是要掉脑袋,权衡了片刻,只得咬牙回答:“愿意…… 愿意……” 。“好 即日成婚。”国王又恢复了刚刚的笑容。靠,被套路了,剑客心里暗骂道。大喜之日,整个王城张灯结彩,热闹非凡,在宴席上,国王特别高兴,喝的大醉。剑客也喝的大醉,他真的很难过,尤其当公主挽着他的时候,忍不住哭了出来,今天是正式宣告他那风流红尘的生涯结束了。国王走近了剑客,拍了拍他肩膀说:“今后公主就由你照顾啦”剑客眼含热泪,无比郁闷的点了点头“好吧”“那便好 那便好” 国王扬眉长笑,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大步而去。洞房花烛夜。剑客与公主坐在婚床上,一言不发,气氛显得有些微妙,公主直勾勾的盯着剑客,咽了下喉咙,轻轻戳了戳剑客,傻笑着摆出一副相当违和的娇羞模样,接着便要脱掉衣服。剑客看着体态比自己还大的公主,心里陡然一紧,慌忙大喊:“公主不可,我在修炼一种绝世剑法,祖上世代相传,参悟此剑道是我毕生心愿,剑谱上说,练此剑法者需清心寡欲,为避免走火入魔,剑法尚未练成前断不可行男女之事。”接着剑客环顾四周,特意压低了声音,凑近公主耳朵说:“此事只有我们夫妻知道,这是我们共同的秘密,一定不能告诉别人,连你父皇也不行,如果泄露,我将遭受九天雷劫的惩戒,不得好死”。公主一脸担忧,赶忙抿上了嘴,像啄木鸟般点着头。信了,居然这么好骗……剑客心中大喜,不禁佩服起了自己的演技与想象力。想来以后日子大概会舒坦一点了。2.公主爱剑客,她看剑客的时候,眼睛里有闪动的星星。莺飞草长,不知不觉的,公主与剑客成婚已经有一年多了。一年以来剑客没什么变化,公主倒是越来越胖了,如今的剑客是万人之上的驸马爷,地位尊崇,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混迹红楼了,国家周边暂时安定,也无仗可打,剑客没事可做,平日就在院子里练剑。每当剑客在院子里练剑的时候,公主就会搬个小板凳在一旁看着,不时拍着手掌发出呵呵呵的傻笑,日子一久,剑客倒也习惯了。驸马府上的日子很宁静,但王宫里倒是暗流涌动,表面的风平浪静下是按捺许久的欲望与野心。在王宫的暗处扑闪着一双双贪婪的眼睛,他们盯着权势,盯着王位。国无外患,却难避内忧。功名赫赫的大将军早在暗中收兵买马,贿赂国中重臣,在国王身边安插亲信,近两年,他行事越来越张扬,有些藏不住了,虎狼之心,人人皆知,可国王不精权术,又执政无能,只有一步步的被架空,丧失了实权。大将军还没动手,布局十余年,他在等一个万全的时机,取而代之。王城有那么一天,将天翻地覆。剑客预料到了那一天会来,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。“大将军反了”那天王城内火光充天,爆炸声不绝于耳,大将军率数万精兵直逼王城,王城里里外外被围的水泄不通。黑夜褪去一往的平静,显得喧嚣又狰狞。满城风雨,要变天了。入夜已深,剑客并没有睡着,他打开房门向远处望去,狼烟弥漫,火光染红了半边天,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刺眼。剑客转身回屋看着躺着床上的公主,她打着呼噜,睡得安然,好像一切的世事都与她无关,她总是一无所知,也许这是好事吧,剑客注视着她,睡着了还在傻笑,他一时有些心疼这个刚刚失去一切公主。剑客叹了口气,帮她捋了捋被子。他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国王要把公主托付给他了。人差不多要到了,还是不要让她知道吧。剑客取下了剑台上的剑,轻轻关上了房门。星月幽幽,照的剑上寒光点点。“砰” 一声巨响府邸门被撞的稀烂,数百披坚执锐的禁卫军涌入府上,黑压压的一片。当禁卫军找到剑客的时候,他就坐在卧房前的台阶上,正在轻轻擦拭那把国王御赐的剑,那是他杀敌立功的荣誉象征。禁卫军分列院中并没有急着动手。来之前大将军吩咐过,驸马剑术高强,极度危险,一定要小心行事。“驸马,把公主交出来,你就是功臣,与我一同入宫,大将军不会为难你的。”为首的统领对着十来步外面无表情的剑客喊道。”他坐他的王,你依然是驸马”剑客没有回应,还是低着头在擦剑。少顷,可能是因为感觉被无视,掉了面子,统领有些失去耐心了,他冷哼了一声道:“驸马,可别不识抬举,如今王城已被大将军攻下,顺者,生,逆者,死。”剑客终于停下了擦剑,重重叹了一口气,缓缓起身。“王位已夺,一定要赶尽杀绝吗。”“毕竟是王室的血脉,留不得。”“大将军应该清楚,她并没有威胁”“但你有,不是吗”剑客持剑而立,夜风吹过,白色的长衫,在风中猎猎飞扬。有些不合时宜,门这时开了,“吱”的一声长音,在凝固的空气里听起来格外刺耳。公主醒了,从屋里走出,满脸是泪,她盯着为首的统领,颤抖又坚定的说:“我……跟你们走,但你们不能动他”。剑客微微一愣,没想到公主醒了,夜风如水,吹的剑客有些恍神,剑客听见公主说话的那一瞬间,心里涌上一股特别的感觉,温暖又凄凉,有很多回忆如潮水拍来,剑客想起了这两年来的许多事,如走马灯般在脑海中闪现。公主睡觉的时候喜欢贴着他,总睡的死死的,把口水滴在他的身上。公主喜欢做饭,但盐和糖经常分不清楚,手经常被烫起一层皮,做出黑暗料理后,总会一脸期待的端到他面前。公主还会偷偷躲在门后面,在他进门的时候,突然“哇”的一声跳出来做鬼脸,总能把他吓一跳。现在剑客回过头来想想,公主除了胖一点,傻一点 ,好像也没什么不好,甚至有那么些时候,他觉得这个傻公主还挺可爱的。月光皎洁如玉,照在身上,将剑客与公主的影子交叠在了一起。公主还在笑,她没有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。和公主结婚两年来,这是剑客第一次看到她流泪。现在她什么都没了,只剩下我了。“傻老婆,我会保护你的”剑客偏过头,眼神温柔“那个绝世剑法,我练成了哦”。剑客微微弯手将剑抬到胸前。院内的禁卫军拔刀蓄势待发。“把眼睛闭上”瞬间,剑客煞意大作,一挥间,剑光闪过,明月暗淡,数丈外的统领,人头落地。没人看清他什么时候出的招,那一剑,太快了。那天晚上,驸马府上尸横遍地,人头滚滚,宛如一座修罗场,一人一剑在前死死的护住身后的人,剑出如龙,斩破长空,数百禁军兵士不能伤其分毫。两人一剑就这样杀出了一条血路。后来传说在他们离去之后庭院中的剑气仍然久久回荡,灿若繁星。新国王即位后得了病,夜夜难安,城中百位名医皆束手无策。身病易治,心病难除。新国王四处派人搜查剑客与公主,重金悬赏他们的线索下落,可再没人见过剑客与公主,有人说他们隐居山野过着平淡的生活,也有人说他们在暗中等待,找寻时机回王城复仇。当然这些都只是坊间民众的臆测了。晨光熹微,马车上,剑客搂着身旁熟睡的公主,任由她的口水滴在自己的衣服上,马车摇摇晃晃,不知去往何方。

文章标题: 剑客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bdqmrls.cn/jingdianwenzhang/38310.html
文章标签:剑客

[剑客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